欢迎登录基金之家!
广告
广告
广告

基金之家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基金之家 基金首页 基金专栏 查看内容

【专栏】内蒙古全区灭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内蒙古全区灭鼠?

基金助手 2019-11-25 09:4623

    内蒙古全区灭鼠

    兔子

    野兔是突然闯进锅炉房的。55岁的河南人刘庆喜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并且注意到了它。

    刘庆喜所在的位置,位于草原深处的蒙金矿业加布斯铌钽矿。这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南端的旗县面积逾5000平方公里、人口约3.3万人。

    2018年,镶黄旗人民政府批准29.86公顷土地用于该矿每年60万吨的采选项目,2019年4月,铌钽矿投入生产。

    镶黄旗一年比一年干旱,雪季的到来越来越晚。往年此时,这里已被大雪覆盖。2019年11月5日,镶黄旗才迎来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雪。

    刘庆喜捕捉了这位“不速之客”,将之剥皮,并与其他三位工人享用了它。

    潜伏在人体内的鼠疫杆菌通常一周后才出现症状。11月16日,刘庆喜反复发烧、服用感冒药未见好转后,前往几十公里外的化德县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腺鼠疫确诊病例。

    鼠疫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自然疫源性烈性传染病,具有发病急、传播快、传染性强等特点,被列为我国甲类传染病之首。 腺鼠疫通常由动物经跳蚤叮咬传染给人,而腺鼠疫一旦发展成肺鼠疫,则可在短时间内通过飞沫和空气传播,甚至酿成人群大爆发。

    警戒线就此拉起。刘庆喜确诊后的2小时内,化德县医院上报病例至市级卫生部门,并对与之密切接触的20名医务人员进行隔离,其中包括为其进行首诊的副院长。

    镶黄旗出现鼠疫病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当地,另有8名密切接触者被就地隔离在矿上。一辆本地白色汽车停在山头最高点,堵住了通往锅炉房的路。矿上员工轮流在车上值班,不允许外人进出,食物由当地政府负责运送。

    不管是熟悉内情的政府官员,还是矿厂附近的牧民,都对这名外来务工者的遭遇报以同情,“兔子跑得比车还快,根本抓不着,但他就那么寸(碰巧),兔子跑到锅炉房里。”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11月23日12时,刘某某左腋下疼痛较前减轻,全身皮肤黏膜无出血点,心电图未见异常。根据专家组会诊意见,患者总体趋势平稳,目前继续积极救治。此外,化德县确诊腺鼠疫病例刘某某的28名密切接触者全部解除医学观察。

    11月16日后往来于镶黄旗、化德县之间的人们需要留出更多时间。

    在镶黄旗-化德县边界,多辆警车停在路边,所有途径该地的旅客均被要求下车,登记姓名、电话、出发地和目的地信息,并进入屋内检测体温。

    11月12日,来自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的2名患者在北京市朝阳医院确诊为肺鼠疫病例后,内蒙古当地随即开展鼠疫防治工作。11月17日,内蒙古卫健委通报了这起锡林郭勒盟镶黄旗病人在化德县医院救治的病例,鼠疫防控工作再次加强。

    镶黄旗政府宣传部负责人告诉,出现疫情后,锡林郭勒盟、内蒙古自治区、国家疾控中心的专家先后抵达当地。“疫情发生的第二天,就从北京协和医院请来了防疫专家,为来自镶黄旗4个苏木、镇,以及基层牧区的数百名工作人员,开展培训讲座。”

    巴音塔拉镇卫生院医生一天24小时三班倒守在路边,护士已经不知第几次拿起消毒水对卫生院门口消毒。这里距离铌钽矿尚有30公里,但小镇位于通往矿厂必经之路,防疫工作不容懈怠。据当地居民透露,有关部门已经于几天前在镇上进行消毒、焚烧动物尸体。

    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编制了一份24页幻灯片的鼠疫防控文件,镶黄旗疾控中心印刷了《鼠疫防治宣传手册》,同时散发给卫生院的还有两份常规的传染病防治手册,四份文件被放置在巴音塔拉镇卫生院的预检分诊台上,供当地居民取阅。

    卫生院墙上张贴的告示显示,各级医疗机构预检分诊门诊人数每日上午11点30分上报盟医政科,体温监测路卡工作情况表和鼠疫防控培训调查表每日中午12点上报,鼠疫防控报告病例报告制度表上下午各报告一次。

    在当地牧民看来,有工人感染鼠疫,是因为不了解当地生活习惯,“只要不触碰、食用野生动物,就不会得病”。“不然我们早得了。”有村民称。

    据资料记载, 内蒙古地区从1901-1949年有41年次连续在9个盟市的58个旗县2458个自然村屯流行过人间鼠疫,波及面积47万平方公里,发病9万例,其中死亡8万例。

    而此次出现疫情的锡林郭勒盟,自新中国成立后发生过4次人间鼠疫,上一次病例出现于15年前。2004年11月5日,苏尼特右旗一牧民因高烧、腋下淋巴结肿大而就诊,被社区医生发现并按疑似鼠疫报告,后经证实系腺鼠疫并发肺鼠疫,传播途径同样为剥食疫兔而感染。

    锡林郭勒盟地方疾病防治中心的张思远2019年6月曾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上撰文指出,“2005 年是鼠间鼠疫大流行年份,之后流行强度趋于平稳,至2010 年又出现较大流行,2011 年后各类型疫源地基本处于静息状态。”

    内蒙古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一名研究人员告诉,鼠疫在自然环境中存在流行规律,10年左右就会在鼠间爆发,“目前,内蒙政府很重视,正在全区灭鼠,所以,按照专家说的做好‘三不三报’制度,就不会有大问题。”(编者注:“三不”即不私自捕猎、剥食疫源动物、不私自携带疫源动物及其产品出疫区;“三报”即报告病、死鼠和其它病、死动物,报告疑似鼠疫病人,报告不明原因的高热病人和急死病人)

    11月17日,镶黄旗发现疫情后的第二天,300余名身穿白色防护服、佩戴口罩和手套的干部职工出动,在以铌钽矿锅炉房为中心的1.5公里范围内,开展灭鼠灭蚤工作。11月21日,当地继续组织100余人持续开展地面灭鼠灭蚤工作。

    直升机也加入了这场“人鼠大战”。一架黑色直升飞机拉起装有杀鼠剂溴敌隆的绿色设备飞向高空,当地牧民也纷纷用手机记录这一空中景象,镶黄旗一家进口商店老板就收到了牧区家人发来的直升机撒药视频。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媒生物首席专家刘起勇告诉,疫区强调“鼠虫并灭”,“否则鼠死了之后,跳蚤会寻找新的宿主,比如转移到人身上,人被叮咬感染鼠疫杆菌的风险肯定升高。”

    据镶黄旗宣传平台消息,飞机灭鼠灭蚤应急防治工作将于11月22日完成,将累计防治面积20万亩。当地牧民对表示,撒药危害还是挺大的,他们近期无法放牧,只能将羊群活动范围限制在自家房屋附近,自行准备草料喂养。

    42公里外的镶黄旗,进口商店老板娜仁决定带家里的两只猫去呼和浩特的宠物诊所,“今年有鼠疫,我担心它们被感染了”。

    在巴音塔拉镇卫生院医生王立看来,今年发生的鼠疫好比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

    王立坦言,牧区医生们大多接受过地方传染病布鲁氏菌病的培训,但鼠疫“即使有过理论培训,不实践,时间长了都会忘。”

    刘起勇指出,鼠疫的诊断需根据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验结果,但如果当地医生都没见过鼠疫病例,确实存在诊断难的问题。

    “对于乡镇医院来说,主要是强调临床诊断,出现疑似症状时,医生能够及时向上转诊,并将样本送至当地的疾控中心。”刘起勇称。

    内蒙古自治区鼠疫自然疫源地分布在57个旗县,总面积达33.7万平方公里,其中化德县和镶黄旗于1991年成为新的动物鼠疫流行区。

    著名草原生态学家、内蒙古大学生态学教授刘书润接受采访时表示,鼠类密度较稀时,互相传染的机会就少,当鼠类达到一定数量后,鼠疫菌侵袭其他啮齿类动物和人类的几率便会增加。

    “鼠间鼠疫经常发生,但传到人间算是特例。” 刘书润指出,鼠疫刚开始发生时,传染控制和治疗相对容易,一旦传播开来,死亡率就非常高。

    刘庆喜原本以为自己是“感冒发热”,但工作时不小心摔伤了腿,因此决定去化德县医院就诊。了解到,该院每年春秋都会进行鼠疫防控培训,最近的一次常规培训在2019年10月初。

    化德县医院一名医生告诉,“锡盟的2例鼠疫患者在北京确诊后,医院对附近牧区前来就诊的患者很重视。正好这名患‘感冒’的病人也来自锡盟,我们考虑检查一下,查出来就给隔离了。”

    刘起勇认为,内蒙古鼠疫疫源地面积大,若要控制人与疫源动物完全没有接触,往往是一种理想状态,“风险仍然存在”。他认为,当出现“动物间鼠疫疫情猛烈”信号时,就应该加强健康教育和警示,告知当地居民可能会有感染鼠疫的风险,不要接触野生动物,并在人群聚集地开展灭鼠灭蚤工作。

    11月下旬的锡林郭勒,气温已经跌落零下10℃,但仍未等到过冬的大雪覆盖草原。

    一眼望去,草原上的植被高度不足10cm,参差不齐地散落在半干旱的土地上,人走在上面,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鼠洞随处可见。

    当地居民说,如今都是暖冬,“下雪一年比一年晚”。吴美云2012年来到镶黄旗政府工作时,积雪厚到轿车难以行驶,交通要道上每天都有人负责打扫。她忆起,2018年秋冬的第一场雪是在9月,而今年11月初姗姗来迟地只是一场雨夹雪。

    “鼠疫发生与气候变化存在一定关联,气候变化会造成传染病异常,导致某个年份、季节传染病提前或延后。”刘起勇指出,从理论上讲,细菌本身及其媒介蚤在低温下活力下降,其宿主动物活动也会受到抑制,甚至有的物种进入休眠,降低了传染病的流行风险。

    内蒙古自治区气象局10月3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2019年前三季度,内蒙古全区平均气温为1961年以来第4高,其中锡林郭勒盟平均气温偏高1~2.4℃之间。此外,与历史同期(1981-2010年)平均值相比,锡林郭勒盟中部降水量偏少2成~5成,大部分地区出现中旱及以上旱情。

    被问及当地草原生态是否更利于鼠类生长,刘书润连着说了三句“是的”,“镶黄旗靠近南部,条件比较好,人口多,草场面积小,养的牲畜也多,所以草场退化比北部更严重。”

    81岁的老教授表现出对草原生态的担忧,“即使下雨,草场退化以后,地皮裸露,雨水很快就蒸发掉了。”

    而降雨减少、沙漠化的草场,正是长爪沙鼠的最佳生长环境。“当生态环境退化,又赶上鼠类数量的高峰期,鼠疫就容易泛滥。”刘书润称。

    多数当地居民认为,近些年草原生态恢复较好,加之禁止打猎,鼠类、野兔数量都比往年增加。

    内蒙古农业大学草原与资源环境学院教授武晓东曾对表示,“从今年春季的调查来看,锡林郭勒当地鼠害确有明显上升的趋势,平均鼠洞数量达到每公顷1000个以上,严重的地区达到1500个左右。”(编者注:每公顷650个以上有效洞口属于重度危害,每公顷1000个有效洞口以上属于极度危害。)

    锡盟地方病防治中心的毛乌力吉2017年4月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多年来,锡盟长爪沙鼠鼠疫疫源地十分活跃,鼠间疫情经常连年发生,从疫情发生的年份来看,10年当中有7年检出阳性材料。

    据新华社11月23日报道,两起鼠疫疫情发生以来,内蒙古各鼠疫监测点已全面开展工作,共检出疫鼠12只、疫兔2只,目前正积极开展处置工作。
0

我要评论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